首頁 鎮街 專題 文化 旅游 美食 市場 攝影 微電影 理論學習
重點推薦: 速覽即墨 《新即墨》報 網上讀報 即墨古城
人物 當前位置 : 首頁> 新即墨> 人物
今日資訊
“采食即墨”入圍中國區域農業品牌影響.. [12-04]
5家市級企業技術中心獲批認定 [12-04]
即墨出臺2019-2020年煤炭消費.. [12-04]
國際陸港:黨課“走出去”主題教育“活.. [12-04]
田橫鎮:人居環境整治“秋冬戰”贏百姓.. [12-04]
全民健身冬季越野賽7日開跑 [12-04]
即墨區中醫院新急救中心啟用 [12-04]
即墨區醫保局:筑起醫保基金安全“防火.. [12-04]
【區辦實事】移風店鎮:聚焦民生再發力.. [12-04]
寒潮來襲,要溫暖更要安全 [12-04]
青島市開展首次企業家滿意指數調查 即.. [12-03]
即墨溫泉小鎮榮獲十大溫泉旅游目的地 [12-03]
即墨區榮獲“紡織產業特色名城”稱號 [12-03]
即墨區通過政策性糧食庫存大清查 [12-03]
通濟街道:巧用“微載體” 筑牢廉政防.. [12-03]
天山一路東半幅提前通車 明年6月底全.. [12-03]
司法局:直奔基層一線出實招解民憂 [12-03]
通濟街道:開展冬季安全 大檢查 [12-03]
金口鎮:消防演練走進企業 [12-03]
溫泉街道:四級網格筑牢 森林“防火墻.. [12-03]
即墨發布 中國即墨網
國學大師饒宗頤:學貫中西 惠澤流芳
2018-02-09 00:00:00  作者:楊雪梅

人物簡介

饒宗頤,生于廣東潮安,祖籍廣東梅縣,字固庵、伯濂、伯子,號選堂,是享譽海內外的學界泰斗和書畫大師。他在傳統經史研究、考古、宗教、哲學、藝術、文獻以及近東文科等多個學科領域均有重要貢獻,在當代國際漢學界享有崇高聲望。

2月6日凌晨,國學大師饒宗頤于香港逝世,享年101歲。

饒宗頤出身書香名門,自學而成一代宗師,他是當代中國,百科全書式的古典學者,其茹古涵今之學,上及夏商,下至明清,經史子集、詩詞歌賦、書畫金石,無一不精。他貫通中西之學,甲骨敦煌、梵文巴利,希臘楔形、楚漢簡帛,無一不曉,人謂“業精六學,才備九能,已臻化境”,他與錢鍾書并稱“南饒北錢”,錢鍾書先生稱他是“曠世奇才”,他與季羨林并稱“南饒北季”,季羨林先生說他是“我心目中的大師”,金庸說,有了他,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,學術界尊他為“整個亞洲文化的驕傲”。

潮州首富家里走出的學問宗師

1917年,饒宗頤生于廣東潮安。他的家族富甲一方,家學淵源更是深厚,父親饒鍔在家鄉建起了潮州最大的藏書樓“天嘯樓”。

少年饒宗頤感覺學校的教育并不適合自己,寧愿獨自一人躲進天嘯樓里自學。在父親的悉心栽培下,饒宗頤打下了良好的傳統文化根基,培養了超強的自學能力。

饒宗頤曾經自述:“我家以前開有四家錢莊,在潮州是首富,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個玩物喪志的公子哥兒,但命里注定我要去做學問,我終于成了一個學者。我小時候十分孤獨,母親在我兩歲時因病去世,父親一直生活在沉悶之中,但他對我的影響很大。我有五個基礎來自家學,一是家里訓練我寫詩、填詞,還有寫駢文、散文;二是寫字畫畫;三是目錄學;四是儒、釋、道;五是乾嘉學派的治學方法。”

饒宗頤說,家學是做學問的方便法門。要做成學問,“開竅”十分重要,要讓小孩心里天地寬廣,讓他們充滿幻想,營造自己的世界,同時要注意引導他們少走彎路。

“做學問是文化的大事,是從古人的智慧里學習東西。”饒宗頤朝夕沉浸于父親數以十萬計的藏書海洋“天嘯樓”中,每天與書為伴,與詩為偶,16歲開始便繼承先父遺志,續編其父饒鍔的《潮州藝文志》,這成為他踏入學術界的第一步。

1935年,由著名學者溫丹銘舉薦,年僅18歲,僅有初中肄業學歷的饒宗頤破格被聘入廣東通志館中,專職藝文纂修。他幾乎將館里收藏的所有地方志都看過,這段編纂地方志的經歷,對于他后來百科全書式的學問體系構建,起到基礎性的影響。

茹古涵今,國之耆宿

饒宗頤先生是第一位講述巴黎、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學者,也是第一個系統研究殷代貞卜人物。1959年,他出版巨著《殷代貞卜人物通考》,以占卜人物為綱,將占卜的大事融會貫通,全面地展現了殷代歷史的面貌。

1962年,法蘭西漢學院將“儒蓮漢學獎”頒給了饒宗頤。這個獎項被譽為“西方漢學的諾貝爾獎”。由此,饒宗頤與羅振玉、王國維、郭沫若、董作賓并稱為“甲骨五堂”。

七十年代,饒宗頤首次將敦煌寫本《文心雕龍》公之于世,成為研究敦煌寫卷書法的第一人。他和法國漢學家戴密微共同出版重要著作《敦煌曲》,書中利用敦煌出土資料,全面探究敦煌曲子詞的起源問題。

此后,他又獨立出版《敦煌白畫》一書,專研散落在敦煌寫卷中的白描畫稿,填補了敦煌學研究的一項空白。這兩部著作的問世,奠定了饒宗頤在敦煌學研究領域的重要地位。

饒宗頤先生的研究領域,囊括了上古史、甲骨學、簡帛學、經學、禮樂學、宗教學等十三個門類,他出版著作六十余部,著述3000萬言,僅《20世紀饒宗頤學術文集》浩浩十二卷,就達1000多萬字。

他通曉英語、法語、日語、德語、印度語、伊拉克語等多國語言文字。其中梵文、古巴比倫楔形文字,在其本國亦少有人精通,而饒宗頤先生以中國人卻能通乎異國“天書”。

饒宗頤精通古琴,還是撰寫宋、元琴史的首位學者,他善于詩賦,書畫作品更是清逸飄灑、自成一家。2003年他捐出自己大部分的藏書,在香港大學建成饒宗頤學術館。

現代人困于物欲,其實是他們自己造出來的

對于各種光環,饒先生曾淡然一笑,“呵,大師?我是大豬吧(潮汕話里,‘大師’與‘大豬’諧音)。現在‘大師’高帽滿天飛,太多了。其實大師原來是稱呼和尚的,我可不敢當。”

白發白眉,顏容清癯,卻如老頑童般有趣。無論身處何種場合,說到動情處,他總是眉發伸張,笑聲抒懷,意味深長,“我不帶徒弟,我干嘛要讓人辛苦?我自己折磨自己就夠了,不想讓別人辛苦,做學問真的很辛苦。”

有人說,饒宗頤不食人間煙火,安心書齋做學問。其實不然。

香港大嶼山有一游覽勝地,38株巨木鐫刻著斗大的《心經》全文。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戶外木刻心經簡林,是饒宗頤2002年創作的,他說,要為香港開啟智慧。

“心無掛礙中的‘掛礙’,是指自己造出來的障礙。現在的人太困于物欲,其實是他們自己造出來的。”

饒宗頤曾寫過一句廣為人知的詩,“萬古不磨意,中流自在心”,以表明自己的人生態度和追求。“我是彈古琴的。有一次,我和學生在海上彈琴,作了兩句詩。‘萬古不磨’,就是中國人講的‘不朽’,中國人講‘三不朽’,即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。”

“這個‘自在’,是佛教的話。我寫心經簡介,第一句就是‘觀自在菩薩’,‘自在’,就是像觀世音一樣。‘中流’,在水的中央,說明有定力,有智慧,有忍耐,有六個波羅蜜,就是要保持一種自在的心,是一種境界。”

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前矗立四個大字“慈悲喜舍”,也蘊含著他對人間的一片悲憫之心。

“我對人類的未來是悲觀的。人類自己制造各種仇恨,制造恐怖,追求各種東西,變成物質的俘虜,掠奪地球資源不夠,還要到火星去,最終是自己毀滅自己,人類可能要回到侏羅紀,回到恐龍時代。能源消耗、環境惡化,大自然正在懲罰人類破壞所造成的惡果。”

季羨林曾倡導“天人合一”,饒宗頤則更進一步,提出一個新概念“天人互益”,“一切事業,要從益人而不是損人的原則出發和歸宿。”牽

“我們要從古人文化里學習智慧,不要‘天人互害’,而要制造‘天人互益’的環境,朝‘天人互惠’方向努力才是人間正道。”

為人修學,靜候浩蕩光風

關于人生哲學,饒宗頤曾提出“安頓說”。他認為,“一個人在世上,如何正確安頓好自己,這是十分要緊的”。

晚年的饒宗頤先生不再沒日沒夜地鉆研學問,他也開始進入海德格爾所說的那種生活,“人,當詩意地棲居”。

饒家位于香港跑馬地,在賽馬日從陽臺望下去,可一覽駿馬競逐英姿。饒宗頤常在躺椅上看著,當休閑節目。他甚少出門,幾乎不應酬,每天清晨四五點醒來,寫字、看書、做研究,然后睡個“回籠覺”,中午就到附近一個潮汕飯館用餐。

“我是每天坐在葫蘆里。”饒宗頤笑道。他引用元代詩人的一句話:“一壺天地小于瓜。”他在自己的天地里,清靜達觀,身心愉悅,自然長壽。

“我從14歲起,就學‘因是子靜坐法’,早上會沐浴和靜坐,然后散步,晚間九時必寬衣就寢。”

“古人說‘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’,身體不好怎么行萬里路?因為有了強壯的身體,為了研究一個問題,我可以跑到發源地去考察。1962年,我第一次跑去莫高窟,當時環境很艱苦,但是樂趣無窮,因為我親自印證了我所知道的東西,而且受此啟發,又有新的問題產生了。研究問題要窮其源,‘源’清楚了,才能清楚‘流’的脈絡。”

令人感動的是,即使已經百歲高齡,饒宗頤并沒有忘記肩上的重擔,仍在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奔走呼吁。2017年6月27日,他不遠萬里前往法國巴黎,參加“蓮蓮吉慶———饒宗頤教授荷花書畫展”開幕儀式,并與兩位老學生:90歲的法國漢學泰斗汪德邁、91歲的德國漢學泰斗侯思孟會面。

王國維在《人間詞話》中說,古今之成大事業、大學問者,必經過三種境界。饒宗頤在為人修學中也有自己的“三境界”:“漫芳菲獨賞,覓歡何極”為第一重境界,意為在孤獨里思考和感悟,上下求索。“看夕陽西斜,林隙照人更綠”為第二重境界,“日愈西下,則其影愈大”,饒宗頤認為這是一般人不愿進入的一重境界,因為一般人的精神都向外表露,既經不起孤獨寂寞,又不肯讓光彩受掩蓋,只是注重外面的風光,而不注重內在修養,他們看不見林隙間的“綠”。其實,越想暴露光彩,就越是沒有光彩。“紅蔫尚佇,有浩蕩光風相候”為第三重境界,意為無論如何都要相信,永遠會有一個美好的明天在等候自己,只有這樣才沒有煩惱,自主人生,自成境界。

(摘自《新華每日電訊》)


精彩評論:

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